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nvym的博客

 
 
 

日志

 
 

搭错车  

2007-09-10 20:15:5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晚心血来潮上网搜了很多经典怀旧的金曲 
感觉现在网络歌曲泛滥 偶尔会想听听不一样的曲风 像之前吃中饭前电视都播的太极张三丰 
听那主题曲就熟悉 仿佛回到小时候去了 
还有一首歌听起来特别感动 介绍了给一个熟人听 
他不喜欢这歌 也难怪 没看过那电影的 很难有共鸣 
这是一首年代久远的老歌了 却仿佛经久不衰般地一直传唱到现在 
其实是一首很感人的歌曲 却慢慢由歌手们翻唱变了味道 原唱是苏芮 唱得很好 
然后到现在的迪克牛仔 已经变得越来越趋向于一首单纯的摇滚歌曲了 没了催人泪下的感觉 

闽南 台湾一带的男女老少们 人人都会扯着嗓子唱上几句 酒干倘卖无 酒干倘卖无....... 
这是一句闽南语,大概意思是说 有酒瓶子要卖吗 
若有谁家里有空酒瓶子要卖 就会叫住这收购废品的人 现在收废品都转型了 
前几天看今日一线 还说广州收废品要领牌跟穿制服 那制服就像以前的摩的制服一样 荧光绿的透明胶背心 
背后还有编号 大热天踩着三轮车还要另外穿着这样的背心 钱可不是一般的难赚 

很小的时候 我就常常在吼着这首歌——酒干倘卖无 酒干倘卖无 
但一直想不通 印象中隐隐约约的那些歌词 和这句 酒干倘卖无 有什么关系 
那是一部电影 片名叫《搭错车》那时候 我还只是上小学 
所以关于那部片子 我现在也只能拾起记忆中残存的斑斑碎片 
故事说的是一个聋哑男子 他是靠收废品为生 没有妻儿 没有朋友 
印象中 因为他不能说话 所以用另一种敲啊打啊的声音来代替 酒干倘卖无的喊声 
聋哑男子有一天捡到了一个弃婴 是个女孩 
一个单身而又穷困潦倒的聋哑男子养育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 那份辛苦 可想而知 
他每天忙忙碌碌 但看着她一点一点地长大 辛劳化成脸上的喜悦 

女婴终于长大 乖巧 孝顺 开朗 亭亭玉立 男子终于苍老 皱纹 白发 瘦弱 
不变的是变成老人的男子依然慈爱善良 家里依然不富裕 墙依然是那些酒瓶子 
老人就那样用每日赚得的那一点点钱 养大了一个被人遗弃的女婴 
女孩爱唱歌,有一把好嗓子。她后来结识了一个男孩,英俊而有才华 
只是 怀才不遇 仅仅是个未成名的词曲作者   
他们彼此志同道合 情投意合 常常在一起 说些音乐 一起唱唱歌 

女孩身体不太好 有一日 老人买了一只小狗准备杀了给女孩吃 让她补身子 
可女孩舍不得 便把小狗留下养了起来 大概是取名叫“旺财”之类的 暂且叫它旺财吧 
因为我感觉我见过的狗不叫“旺财”就叫“来福”的啦 哈哈~ 
男孩常到女孩家 帮他们家一些忙 和她一起喂喂旺才逗逗旺财 男孩几乎成了他们家的一份子 
斗转星移 时光飞逝 老人鬓已如霜 当日那留得一命的小狗也已成了威武的大狼狗 
女孩越唱越出色了 后来 她终于成名 由穷苦朴素 变得亮丽耀眼 
可却忙得没有时间回家 没有时间陪伴老人 没有时间和男孩在一起 
女孩子和男孩甚至有了争吵 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直到最后 
女孩成了红透半边天的女歌星 而男孩依旧是济济无名地涂写些词曲 

女孩出了名 却失去了自由 经纪人不许她回家 不许她和青年来往 更不许她和聋哑的老人见面 
一个大明星 怎堪有个贫穷的家 怎堪有个没前途的男友 怎堪有个残疾的养父 
男孩劝说少女不该弃那含辛茹苦养大她的老人而去 女孩却和他吵交了 

一日 女孩召开记者招待会 老人被男孩拉去看女孩了 
老人激动地含笑看着女儿 渴望再次看到她叫他一声爸 
镁光灯在闪着 女孩在几分的挣扎犹豫之后 狠下心否认老人是她的父亲 
老人虽听不到 但他知道女儿不愿认他 失望的眼神和浑浊的泪水叫人的心酸 

老人落寞的在路边徘 身边跟着那只养了多年的旺财 同样低着头 仿佛知道主人的心痛 
突然 一辆摩托车疾驰过来 老人因为是聋子 所以听不见那狂啸的声音 
旺才一个飞奔 扑向老人的背后 把主人推到路边 而自己被摩托车撞飞 碾过 
翻了个身 躺在路边 腹部起伏 满地是血   
至今我仍在想 不知那个镜头是不是真的 那个镜头那么真 真得让我寒心 
老人把旺才带回了家。兽医摇摇头,意思是没救了 
旺才躺在桌子上 满身是血 身体一起一伏地急促呼吸 一双眼睛凄楚而痛苦地看着主人 
老人泪流满面 总归是要死 与其让它忍受疼痛的煎熬 不如让它痛快地离去 
老人痛苦地举起了一根棍子 犹豫了一阵 然后狠狠地朝旺财的头部砸去…… 
写到这我楼下的狗又在叫了 多么讨厌的狗 每天就只会叫啊叫的 应该让它看看人家旺财多懂事 
如果我妹养的狗像旺财 那我一定让她养 

说回去一切变得更加荒凉 老人什么都没有了 然后 是疾病缠身 老人得了绝症 
一边 是落幕般的清冷 一边 是舞台上的喧嚣 
一边 是曲终人散的凄凉 一边 是好戏开幕的热烈 女孩并非冷血 她也在无奈中挣扎和矛盾 
女孩要开演唱会了 她开演唱会的那天 正好是老人入手术室的那天 
青年为了唤醒女孩 为她写了一首歌 歌名是《酒干倘卖无》 青年在演唱会前把歌送到了她手里并告诉她老人时日不多的消息 也许 若她仍然执迷不悟 青年就会心灰意冷了 
女孩看了歌词 痛哭流涕 父亲辛苦抚养她长大的一幕幕全都如潮般涌向眼前 

她不停地学唱那首歌 在演唱会结束的时候作为压轴 演唱了《酒干倘卖无》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 
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是你抚养我长大/陪我说第一句话/是你给我一个家/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 
虽然你不曾开口说一句话/更能明白人世间的黑白与真假/虽然你不曾表达你的真情 
却付出了热忱的生命/远处传来你多么熟悉的声音/让我想起你多么慈祥的心灵 
什么时候你再回到我身旁/让我再和你一起唱/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 

就是记到这里了 因为太久啦 有十年了吧 
记忆中的这些碎片虽不完整 但刻骨铭心 
最近出了它的电视剧 听说也很好看 
等再闲一点的时候就把它追了 

此刻 房中的姜花正在凋谢 楼下的狗继续在叫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